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避尘巷

沧海一粟渡沧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寂寞如斯【转】  

2011-03-29 02:22:58|  分类: Seminar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昨天在树仁大学见到了John Nash。

知道他要来的消息,我的第一反应是,这个人原来还活着,好像若干年前听到张爱玲的死讯一样惊讶。张爱玲似乎只活在旧上海华丽而昏暗的弄堂里,Nash似乎永远是普林斯顿的幽灵,他们在现实中的存在,总是那样不真切。

第二个念头就是,一定要去看看,用嘉阳的话说,是要去“见一下活物”,我只想看看他是不是正常,关于他的传说,早已泛滥成灾。

香港降温了,路上风灌进领口,我就这么浑身冰冷的进了Lady Lily Hall.

等了一会终于出现了,灰色西装,红色领带,消瘦有点佝偻,再典型不过的美国老教授的样子。

 两位教授做开场的介绍,情绪都很激动,声音都有点颤抖。其中一位说,in economic world,people who understand Prof.Nash's theory may be very few.这是我认为对天才最好的注释。

在现场的一片闪光灯,掌声赞美声下,John Nash静静地坐着, 不发一言,连笑容也没有,眼神是散的,不知道在看什么,好像老僧入定那样,比观众还平静,周围的一切似乎和他没什么关系。上一次看到这样的人,是电视转播的下围棋的“石佛”李昌镐。

所谓天才,大约就是,所有人都知道他,却不理解他。

所谓大师,大约就是,所有人都仰望他,而他却浑然不觉。

看到John Nash的裤脚,坐着的时候高的很奇怪,露出半截不搭配的袜子,像刚学着穿西服的人,怎么都不合身。

 

他做了一个presentation,他的成名作讲的是“非合作博弈均衡”,分析的是两个player的困境,这次讲的却是“优化合作”,说的是三个player的情况。

我是听不懂的,在场的大多数人也不怎么听,大部分在摆弄手机和相机。将近两个小时的讲座,有些人听到三分之二就陆续离场了,场面渐渐有些冷清。他是没什么presentation technique的,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慢慢的讲,甚至很多时候背对着观众,看着屏幕上的图表曲线一言不发的思考。他一个人对着很大的屏幕,画面显得十分空旷。

 讲完了之后,Q&A环节问的都是些不痛不痒的问题,泛泛的,了解点博弈论就可以问的问题,至于讲座本身的内容,无人问津。

他这篇新论文末了的参考文献中,有不少文献的原作者就是自己,大牛的文章都是这样,在自己的领域里只能Quote自己的文章,独孤求败。

快要结束的时候,惊喜的出现了Nash夫人,我从不知道原来他夫人是这个样子,温和平静。两个人站在一起,一个冷色调一个暖色调,很和谐。

 

演讲结束和,观众朝出口涌去,Nash夫妇反倒一直站在台上,也没和谁寒暄什么,静静等着组织方的安排。我在走出门口的时候回望了一下,两个人还站在那里,好像这个世界和他们没什么关系。

我来之前曾经跟朋友开玩笑,朋友说要去骗封推荐信,我说你要弄清楚Nash给你写推荐信的时候是哪个人格,如果他那个时候分裂了,签名可能就不是“John Nash”了,说不定是什么“Your sweetheart”(乃的小甜甜)。

看完之后,我想,也许他从来就不能算是真正的精神分裂,他曾经的异常举动,也许只是因为没有人可以懂他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